当前所在:矿产资源
南非“矿贼”揭中企非洲并购:专拣外企“烫手山芋”
时间:2014.02.18 来源: 作者:
[ 从技术角度,中国有很多民营企业,从来没有做过矿,仅坚持着中国缺资源的一个事实,持着“有缺口,我去做,拿到手一定赚钱”的简单概念走向海外。企业对其中的政治法律和技术风险考虑不到位] 截至当地时间16日,前一天发生在南非约翰内斯堡东部一处露天金矿的塌陷事故已结束营救,除早期11名非法淘金者被营救后,其余约200名被困非法矿工因担心被捕而拒绝出井。 事发矿井位于南非第一大城市约翰内斯堡东部小镇贝诺尼(Benoni),据称该矿是一座被废弃的金矿。这一发生于万里之外的事故,本不会引起中国人的关注,何况非法采矿且酿成事故在南非早已是司空见惯的事情,然而这次却有所不同,因为这个金矿可能是中国企业的资产。 据南非矿业管理官员称,事发矿井采矿权的拥有方是第一黄金国际有限公司(下称“第一黄金”),而这家公司刚刚由中信集团收购。自2010年下半年起,由中信控股的白银有色集团(下称“中信白银”)、中非发展基金和长三月资本组成的联合体开始同第一黄金接洽收购事宜,最终于2014年1月对后者完成收购。 中信信托总经理办公室主任刘琳告诉《第一财经日报》,初步了解情况应该不是与中信有关的矿井,因有时差,2月18日才能给予准确答复。 据报道,第一黄金发言人证实,被困矿工被陷在编号为“新Kleinfontein 6”的通风井里。报道称,第一黄金没有在事发矿作业,事故发生在非法淘金者盗采过程中。 这一事故在一定程度上说明,在中国企业走出去和中国对黄金需求的驱动下,中国掘金的脚印散落南非和非洲;但与此同时,当地复杂的情况并不完全处于中国企业的掌控之中。 中信的黄金梦 为了给该收购融资,中信集团旗下的中信锦绣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曾发起一个长信元素黄金股权投资基金。据该基金的有限合伙人推介书介绍,被收购前的“第一黄金”为南非中型黄金公司,在澳大利亚和南非两地上市。公司致力于南非浅层低成本金矿的开发生产,在南非拥有4个金矿资产,其中1个已投产,另外3个处于勘探开发阶段,共拥有资源量675吨金,储量47吨金。截至2010年12月31日,公司总资产1.83亿澳元,净资产0.89亿澳元。 据第一黄金官方网站最新数据,该公司目前拥有6处主要矿产资产,按探明储量、控制储量和预测储量三项总计,分别有黄金552.46吨、铀317.59吨。还拥有在莫桑比克的Tulo和纳米比亚的Etendeka两处大规模金矿的特许开采权。 推介书称,2010年下半年,由中信白银、中非基金和长三月资本组成的BCX黄金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联合体开始与“第一黄金”高管接洽会谈,并赴南非现场考察。 推介书显示的远景规划为,根据公司目前的发展战略,借助联合体的支持,在未来5年内将公司发展成为金资源量2000吨,金储量550吨,年金产量44吨以上的大型黄金公司(计划更名为中信第一黄金),在香港谋求上市,并跻身世界前十大黄金公司行列,超过目前排名世界第七大的紫金矿业[-1.23% 资金 研报]。 然而,“第一黄金”的赶超目标紫金矿业等同样在加快国际并购的步伐。2013年,趁着国际金属价格九十多年来最猛烈的跌幅东风,和西方竞争者深陷债务泥潭的时机,中国黄金开采企业创造了打破历史纪录的国际并购。 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地质工程师杨贵生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中国在非洲投资金矿的增加原因是多方面,主要是中国企业走出去投资的需求导致,另外,黄金作为特殊的矿种,是硬通货,具有货币属性,投资者会选择投资黄金来规避风险。 中企海外淘金热 南非采矿业发达,拥有全球一半的黄金储量,是全球第四大黄金出口国。黄金等贵金属开采是国民经济的重点行业,矿产资源占出口收入的六成,采矿业贡献了南非十分之一的GDP。2011年,提供了近51万的就业岗位。 南非虽以生产黄金铂金和钻石闻名,但非法采矿现象特别常见,屡禁不止,同时事故频发。2009年,南非哈莫尼金矿井下发生火灾,至少82人丧生,遇难者多为非法采矿人。混乱的管理、频发的事故都凸显出南非采矿业的乱象和不可持续性。 据彭博报道,有美国公司考虑到南非的罢工浪潮和通胀率驱动的加薪,打算出手部分在约翰内斯堡的金矿,而潜在接手者都是“嗷嗷待哺”的中国企业。 为何欧美考虑成本希望尽快摆脱的“烫手山芋”却成了中国企业的“香饽饽”?杨贵生告诉本报记者,合理的解释是中国企业在赞比亚等非洲国家有从五六十年代长期积累下的政府社区百姓的友好关系,“西方国家干不了的项目我们有可能做下来,这其中有特殊的感情原因。” 此外,中国对黄金的需求比较大。中国国内金矿储量少、品位低,储量50吨以上大中型金矿稀缺,促使大型国内黄金企业将目标转向海外,争夺金矿项目。 杨贵生告诉《第一财经日报》,尽管中国黄金生产量在世界上名列前茅,但仍无法满足本国的需求。比如百姓对黄金作为首饰的消费需求随着收入增加会越来越多。仅黄金消费的需求国内开发都未必能满足,更何况其他。 同时,中国、印度、巴西、俄罗斯等新兴国家央行储备黄金占比较低,出于金融稳健的考虑,都有进一步扩大黄金储备的需要。这一点对贸易顺差和外汇储备规模巨大的中国来说格外明显,吸引力巨大。 “烫手山芋”变成“香饽饽”也在一定程度上折射了部分中国企业的考虑欠周。 杨贵生说,从技术角度,中国有很多民营企业,从来没有做过矿,仅坚持着中国缺资源的一个事实,持着“有缺口,我去做,拿到手一定赚钱”的简单概念走向海外。企业对其中的政治法律和技术风险考虑不到位。 杨贵生举例说,比如国内开采金矿品位不到1就可以开采,国外遇到一个项目品位能达到4到5,甚至6,而且规模很大,觉得一定能赚钱。国外开采成本总体高于国内成本,考虑风险等因素,重新评估,对项目就未必乐观。现在很多中国企业考虑问题仅仅按照国内惯例,根本不把控商务和法律的风险纳入考虑。
“2012白沟新城高峰论坛”
政府应重视民间智库
矿地“新生”德清先行
五粮液、剑南春等五大川酒狙击
我国事业单位清理规范基本完成
龙永图:城镇化要慢一些 农二
江苏徐州个别官员疑虚报收入
深圳启动事业单位养老改革 新
古井贡酒承认勾兑 称完全符合
京沪穗等六城市外地人9月起可
中国的奥运经济盛宴
全球货币宽松遭遇休止符:美联
国酒茅台"引发酒企"群殴":均
友情链接  

京ICP备09036834号-2  67193698@163.com

Copyright @ 2005 www.21ael.org.All rihgt reserved.版权所有:亚洲经济联合会